舞台灯光师:与光共舞

来源:衢州日报 2019-08-13 09:22

记者 尹婵萱

采访到舞台灯光师赵一闻的时候,他正处于忙完一场大演出后的“恢复期”。

“不想动,因为忙的时候太累了,忙完就想在家呆着。”赵一闻没精打采地说,“这一行就没有什么朝九晚五。”

赵一闻在仓库检查和调试灯光控制台。尹婵萱 摄

每场演出的前一周,是舞台灯光师最忙最累的时候。首先要把灯光设备装箱打包运到演出场地,然后把它们一一安装调试到位。“每到这个时候,就体现了舞台灯光师作为体力工种的特性。”赵一闻苦笑说,几十公斤重的大灯,都 要靠人力一盏盏运送到指定位置安装和调试。为了节约场地费,留给灯光安装调试、布置舞台的时间往往很短,所以需要白天黑夜连轴转。从早上8点干到凌晨两三点,甚至通宵,都是平常事。

做舞台灯光师,不仅考验体力和耐力,还有不小的危险性。

赵一闻印象深刻的一次安装过程,是刚毕业在一家剧院实习的时候,当时需要把一盏大灯吊挂到4米至5米高的位置,可是现场没有那么高的人字梯,也没有可以借力攀爬的墙壁,于是只好把直梯凭空竖起来,底下几个人抱着,他爬上去调试。直梯立不稳,左摇右晃东倒西歪,情况十分惊险。赵一闻挂在梯子顶,硬着头皮把灯调好了。

婺剧《孙膑与庞涓》的舞台现场打光。

“恐高症的人干不了这活。”赵一闻说,还有更夸张的。有一次,演出布灯,需要灯光师爬到舞台上方几层楼高的“葡萄架”上,用绳子把灯光设备用手拉上来。“十几个大汉一起拉,拉完下来都腿软了。一半是吓的,一半是累的。”因为经常爬上爬下、频繁负重,所以很多做了多年舞台灯光师的人都有腰肌劳损、膝盖积水之类的职业病。

然而,说舞台灯光师只是体力活也不对,现在做舞台灯光师,越来越费脑子了。

“好的舞台灯光师,一定是灯光设计师,要懂设计。”赵一闻说,在筹备演出的阶段,就要积极读剧本、读舞美设计图,和演员沟通、和舞美设计师沟通,要明白戏剧的节奏、高潮。然后,依据这些去设计灯光,给每盏灯和每束光线进行编程。舞台演出是现场表演的艺术,所以舞台灯光师还不能完全依赖编程,在演出现场,得根据现场表演进行实时灯光调整,包括每一束灯光的明暗、角度、图案、范围等,都很有讲究,一点都容不得出错。

灯光师需要经常攀高爬低,工作辛苦而危险。

“你一定要懂戏。”赵一闻说,灯光是为剧情服务的,如何通过灯光来烘托氛围、衬托剧情,这需要长年累月的学习、摸索和研究、总结。

舞台灯光师指挥灯光的“遥控器”像一个大键盘,演出的时候,前台演员在表演,幕后的舞台灯光师也要跟着“跳舞”。这是一场观众看不见的舞蹈,但也是带给观众美的享受的舞蹈。

本文未署名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

扫码分享到手机

(来源:衢州日报  责任编辑:吾献红)

  • 联通